礼来:替尔泊肽临床研究结果,缓解中度至重度OSA程度达62.8%

替尔泊肽组受试者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pnea-hypopnea index, AHI)平均降低了 62.8%(睡眠中呼吸受限或气流完全阻塞的次数减少了约30次

  研究达到主要终点,替尔泊肽缓解中度至重度OSA程度达62.8%(减少约 30 次/小时)

  在两项临床研究的关键次要终点,43.0% 和 51.5%的接受最高剂量替尔泊肽受试者达到了疾病缓解标准,该标准由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和 Epworth 嗜睡量表测量定义

  礼来已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递交了替尔泊肽用于治疗肥胖患者中度至重度 OSA的申请,并将在未来几周内向其他全球监管机构递交申请

  礼来制药公布了 SURMOUNT-OSA 3期临床试验的详细结果,该试验对于在接受或未接受气道正压通气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PAP) 治疗的中度至重度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bstructive sleep apnea,OSA)肥胖受试者中接受替尔泊肽(10mg或15mg)治疗进行了评估。在这两项研究中,替尔泊肽达到了有效性估计目标i 和治疗方案估计目标ii的所有主要终点和关键次要终点。与安慰剂相比,替尔泊肽组受试者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pnea-hypopnea index, AHI)平均降低了 62.8%(睡眠中呼吸受限或气流完全阻塞的次数减少了约30次/小时)。研究完整结果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并在第84届美国糖尿病协会®科学会议研讨会上公布。

  声明:

  1. 本文中所述药物的相关适应症尚未在中国大陆获批

  2. 礼来不推荐任何获批和/或未获批的药品/适应症的使用

  在关键次要终点,有效性估计目标显示,接受最高剂量替尔泊肽治疗的受试者中,43.0%(研究 1)和 51.5%(研究 2)的受试者达到了疾病缓解的标准。此处,“疾病缓解”意味着受试者达到了AHI 低于 5 次/小时,或AHI达到 5-14 次/小时且 Epworth 嗜睡量表 (ESS) 评分≤10。Epworth嗜睡量表(Epworth Sleepiness Scale, ESS)是一种用于评估白天过度嗜睡程度的标准问卷。1-4

  OSA 是一种复杂的疾病,可引起严重的心脏代谢并发症,包括高血压、冠心病、中风、心力衰竭、心房颤动和2型糖尿病。5 与安慰剂相比,两项研究中接受替尔泊肽治疗的受试者所有关键次要终点情况均有显著改善,包括收缩压、缺氧负荷和炎症标志物高敏 C 反应蛋白 (hsCRP)。

  Peter C. Farrell 主席、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医学系教授、健康中心睡眠医学科主任Atul Malhotra博士表示:”在试验中,接受替尔泊肽治疗的中度至重度OSA肥胖受试者睡眠中干扰事件次数减少了约 30 次/小时,近一半的受试者疾病进程得到缓解,OSA 会严重干扰日常生活,如果不加以治疗,会导致严重的心脏代谢并发症,影响患者的长期健康。这些最新公布的研究数据证明了替尔泊肽对中度至重度 OSA肥胖人群的有效性,替尔泊肽将有可能为OSA治疗领域带来一种新的治疗手段。”

  详细研究结果:

   1.png

  图片来源:礼来官微

  *对于SURMOUNT-OSA研究1与研究2,每周一次替尔泊肽的最大耐受剂量为10 mg或15 mg。替尔泊肽 2.5 mg为起始剂量,后每4周增加 2.5 mg,直至达到最大耐受剂量。耐受15 mg的受试者可继续注射15 mg作为最大耐受剂量进行治疗。耐受10 mg 但不耐受 15 mg 的受试者继续以10 mg 作为最大耐受剂量进行治疗。

  礼来产品研发高级副总裁 Jeff Emmick 博士表示:”目前,我们尚无药物治疗方案可以直击 OSA 的根本原因,OSA 是一种复杂的疾病,仅在美国就有 8000 万人受到这一疾病的影响,并且可能会引起严重的并发症。SURMOUNT-OSA 结果显示,在肥胖患者中度至重度 OSA 受试者中,有相当比例的受试者在接受替尔泊肽治疗后,根据预先设定的 AHI和 ESS标准,实现了疾病的缓解,这可能意味着在这此情况下可不再推荐使用PAP治疗。” 4-9

  在SURMOUNT-OSA研究中,替尔泊肽的总体安全性与此前报道的SURMOUNT和SURPASS系列试验的结果相似,最常见不良事件与胃肠道相关,其严重程度一般为轻至中度。在SURMOUNT-OSA研究1中,替尔泊肽与安慰剂相比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腹泻(26.3% vs12.5%)、恶心(25.4% vs10.0%)和呕吐(17.5% vs 4.2%);SURMOUNT-OSA研究2中为腹泻(21.8% vs 8.8%)、恶心(21.8% vs 5.3%)和便秘(15.1% vs 4.4%)。不良事件导致9名替尔泊肽受试者(研究1中5名,研究2中4名)和10名安慰剂受试者(研究1中2名,研究2中8名)中止了研究治疗。

  在美国和欧洲等地区,替尔泊肽是唯一获批用于长期体重管理的葡萄糖依赖性促胰岛素多肽(GIP)/ 胰高糖素样肽-1(GLP-1)受体激动剂。礼来制药已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递交了替尔泊肽用于治疗肥胖患者中度至重度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的申请,预计最早于今年年底将迎来监管方的反馈。FDA已经授予礼来该申请快速通道认证。

  关于SURMOUNT-OSA

  SURMOUNT-OSA (NCT05412004) 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平行、安慰剂主方案设计研究,旨在患有中重度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且无法或不愿使用气道正压通气 (PAP) 治疗的肥胖成人患者(研究1)中,以及在试验期间计划继续使用PAP治疗(研究2)的肥胖成人患者中,比较替尔泊肽与安慰剂的有效性与安全性。根据主方案设计,试验以 1:1 的比例随机分配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巴西、中国、捷克、德国、日本、墨西哥和中国台湾地区的469名受试者,接受替尔泊肽最大耐受剂量 10mg或15mg或安慰剂。这两项研究的主要终点是证明替尔泊肽在 52 周时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 (AHI) 较基线的变化优效于安慰剂。

  SURMOUNT-OSA试验中,每周一次替尔泊肽的最大耐受剂量为10mg或15mg。替尔泊肽2.5mg为起始剂量,后每4周增加 2.5mg,直至达到最大耐受剂量。耐受15mg的受试者可继续注射15mg作为最大耐受剂量进行治疗。耐受10mg 但不耐受15mg的受试者继续以10mg作为最大耐受剂量进行治疗。

  参考文献

  Please scroll down for more.

  1. Veasey SC, Rosen IM.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in Adults. N Engl J Med 2019;380(15):1442-1449. DOI: 10.1056/NEJMcp1816152.

  2. Benjafield AV, Ayas NT, Eastwood PR, et al. Estimation of the global prevalence and burden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a literature-based analysis. Lancet Respir Med 2019;7(8):687-698. DOI: 10.1016/S2213-2600(19)30198-5.

  3. Epstein LJ, Kristo D, Strollo PJ, Jr., et al. Clinical guideline for the evaluation, management and long-term care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in adults. J Clin Sleep Med 2009;5(3):263-76. (In eng).

  4. Services” CfMM.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PAP) Devices: Complying With Documentation & Coverage Requirements. In: Services CfMM, ed. https://www.cms.gov/files/document/papdoccvgfactsheeticn905064textonlypdf2016.

  5. Javaheri, S, Barbe, F, Campos-Rodriguez, F. et al. Sleep Apnea: Types, Mechanisms, and Clinical Cardiovascular Consequences. J Am Coll Cardiol. 2017 Feb, 69 (7) 841–858. https://doi.org/10.1016/j.jacc.2016.11.069

  6. McEvoy RD, Antic NA, Heeley E, et al. CPAP for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Events in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N Engl J Med 2016;375(10):919-31. DOI: 10.1056/NEJMoa1606599.

  7. Peker Y, Glantz H, Eulenburg C, Wegscheider K, Herlitz J, Thunstrom E. Effect of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on Cardiovascular Outcomes in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Patients with Nonsleepy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The RICCADS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16;194(5):613-20. DOI: 10.1164/rccm.201601-0088OC.

  8. Sanchez-de-la-Torre M, Sanchez-de-la-Torre A, Bertran S, et al. Effect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and its treatment with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on the prevalence of cardiovascular events in patients with acute coronary syndrome (ISAACC study):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Lancet Respir Med 2020;8(4):359-367. DOI: 10.1016/S2213-2600(19)30271-1.

  9. Clarivate DRG. (2021). (rep.).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Epidemiology- Diagnosed prevalent cases.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